当前位置:首页 > 履职荟萃 > 正文

为亚洲象建个高质量的“家”

发布时间: 2018-04-16 10:45:43   来源: 云南政协新闻网  

近年来,在普洱市、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等地,关于人象冲突的报道屡屡见诸报端。如何破解这一现象,成了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热点话题。

生态环境改善  亚洲象出没频繁

亚洲象是亚洲大陆现存最大的陆生野生动物,被列为国家1级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已极度濒危,我国境内目前仅存300余头,分布在我省西双版纳、普洱和临沧三个州市。

近年来,随着上述这些地方的生态环境改善,亚洲象出没频繁,人象冲突日益加剧。以有着68头亚洲象的普洱市思茅区为例,自1999年以来,野生亚洲象已导致思茅区村民8死9伤,特别是2014年以来,接连发生野象伤人事件,导致了4死1重伤的严重后果。

据了解,上述这些地区,在农作物采摘期,亚洲象频繁出没,活动在农地、公路、村寨等人类生产、生活区,甚至闯入群众家中,盗食粮食、毁坏房屋、踩踏农作物,让当地群众处于担惊受怕的状态下,已无法保障正常的生产生活。

今年省两会期间,省政协委员童书玮在谈到这个话题时介绍,虽然近几年来思茅区采取了很多积极措施来缓解人象冲突矛盾。但由于亚洲象群赖以生存的食物主要分布在思茅区几个乡镇与景洪市接壤处的7.8万余亩范围内,在象群食物问题得不到彻底解决的情况下,亚洲象盗食粮食、毁坏房屋、踩踏农作物甚至闯入群众家中的现象将长期存在。

解决人象冲突问题提到全国两会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住滇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云南省委主委杨鸿生在《建立亚洲象国家公园,加强亚洲象保护,构建人象和谐生态公园的建议》的提案中分析了造成人象冲突的原因。

杨鸿生说,上世纪80年代初期,亚洲象保护受到国家重视,建立了一批自然保护区加强保护,亚洲象数量逐步增加,活动范围增大。但是近年来,随着保护区的适宜性下降、保护区外的栖息地被侵占、原有连片栖息地被割裂,亚洲象行为发生改变,不断进入人类生产、生活区域觅食、嬉戏、休憩和活动,人象生存空间和资源争夺日益加剧,云南亚洲象伤人事件频发,这是其一。

其次是各级政府对缓解人象冲突问题的系统性认识不足,仅由野生动物保护部门应对和解决,加之现行的野生动物肇事补偿规定对肇事损失仅为部分补偿,而非按照市场价格给予全额赔偿,中央和地方财政又投入不足,对亚洲象肇事的补偿标准与实际损失差距较大,导致群众对处理结果不满意,冲突事件不减反增;三是受监测设备、技术手段、信息交通、预警设施和协调机制等的限制,不能监测掌握亚洲象活动情况,无法进行风险评估,更不能及时发布预警信息,此外,防象工程投入巨大,如修建钢管围栏、开挖防象沟、加固房屋、修建避象亭等都是需要耗费大量资金,当地政府和群众应接不暇,导致防象设施极不完善,难以发挥预防和阻止人象冲突的作用,导致人象冲突频发;四是亚洲象分布的自然保护区,其森林植被受到相关法律法规的严格保护,栖息地改造无法突破现行法律法规限制,需要在国家层面修改完善自然保护区法律法规,制定有利于目的物种生存发展的管理规定,才能为亚洲象创造适宜的栖息地;五是当地群众对亚洲象已从欣喜、好奇、友善逐步转变为恐象、仇象,在这样的心理支配下,伤象的极端行为时有发生,人象冲突越演越烈,已影响到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社会和谐安定和群众脱贫致富。

提升亚洲象“家园”质量

针对存在的问题,杨鸿生在提案中建议,建立亚洲象国家公园,改善栖息地质量,通过国家公园周边地区的产业结构调整,以种植业为主转变为以生态服务业为主,提高当地社区生计质量,使当地居民成为主动保护亚洲象的主力军和受益者;在自然保护区科学开展亚洲象栖息地改造,提升亚洲象“家园”质量。

提案从建立健全联动机制、预警机制、开展宣传教育、加强亚洲象基础研究等六个方面提出了极具建设性的意见建议,并建议国家有关部门研究出台野生动物造成人身财产损害补偿的政策法规,健全完善国家野生亚洲象肇事赔付机制,制定象群肇事损失调查、评估和赔付的规范,在原有投入的基础上设立亚洲象人身财产损失专项补偿基金,提高亚洲象人身财产损失补偿标准。同时,建立社会参与保护和帮助社区发展机制,缓解当地群众对象群肇事的不满情绪。

童书玮则建议,加大对野象活动范围内的村庄在村组硬化道路、村寨防御工程、避险塔和太阳能路灯等基础设施建设上给予资金和项目上的倾斜;争取将亚洲象活动频繁的区域纳入亚洲象国家公园规划范围内,得到国家政策和项目资金倾斜照顾。各级政协委员希望,通过这样一些措施,有效保护亚洲象,保障人象和谐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