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专栏 > 特聘艺术家 > 正文

商海达人 古翰存真 ——访省政协特聘艺术家王熙权先生

发布时间: 2018-12-26 11:17:07   来源: 原创  

人物档案:王熙权、字子兴、号真堂,1969年生理学硕士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云南书画院研究员、云南省美术书法研究院理事、云南省政协特聘艺术家、云南财经大学客座教授、高级古玩鉴定评估师、IPA注册高级古书画鉴定师、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

 

风行于时下各种邀请函上的拨冗”一词,似乎特别适合于王熙权先生。约了几次,终于把熙权先生从他的诸多事务中拨冗”出来,接受采访,实属不易。而当我走近这位特别的书法家,我不得不惊叹于这位拨冗”遨游于书海的商旅艺者,他的智慧、勤奋、谦逊与低调,包括他的快乐,都能深深地感染你……

电梯上16楼,左转,楼道两壁皆清雅的字画,确乎和常见的办公楼不太一样。在王熙权先生偌大的办公室里,把他从一场商务事务中“劫持”到艺术话题上,大跨度地主题转换,在他那里实现了迅速地切换和“软着陆”,倒是非常恰切地映射了王熙权先生丰富的知识结构、多重身份与众多头衔。他坦言,“严格来说,我是个商人,我不太愿意宣传自己。”或许,他经历过太多与核心无关的外围话题。诸如学历、专业,他对自己的多个专业以及双硕士学位并不“感冒”,亦不“感冒”自己参加了多少展览、获了些什么奖项;由于他所尊崇的老师都无意于举办个展,他更于个人书展看得淡漠。也或许,有太多人关注他的商人身份和书画爱好,是如何“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但在我看来,作为中国人,热爱自己国家和民族的传统文化,实在是自然而然、顺理成章!他说:“我更愿意定位自己为一个学习者,而不是所谓的书法家。中国书法艺术博大精深,深入进去,学无止尽……”

王熙权自幼即喜爱书画,临帖多年。行、草、隶、楷、篆都有临习,尤衷情于羲献“二王”一路,上溯下追,于黄庭坚、怀素、张芝都有吸收。因书风气质相近,他获名家指引,拜到刘月卯先生门下。在刘月卯书法工作室,他担任秘书长至今,亲灸名家、研习奋进,已近五载。刘月卯先生,是“二王”书风在当代最具有代表性的书家之一。晋人尚韵,古人对书法的品评鉴赏,亦有“魏晋风流”一说。刘月卯、王熙权先生师徒之书法,正有神机畅达、魏晋风流之概。近年的深入研习,使得王熙权的书艺也取得了质的飞跃。他所书行草,契合古意文心,面目本真自然、清丽古淡、婉转畅达,至情采飞扬处,则情意邈远、潇洒隽永、澄澈无碍,“无意于佳乃佳耳”!予人以清淳散淡的书卷气和意犹未尽、韵味无穷之感……

与此同时,作为云南人,王熙权对爨碑“古佛、恣肆、奇崛、果断”之风貌,亦心仪久之,并拜著名书法家朱兴贤先生为师。转益多师,师法经典。故其行草,根基于“二王”,又有黄庭坚、怀素之草意,风神飘逸,由平淡而至绚丽,复归平淡。如波涌浪激,连绵起伏,复又归于静穆,寥廓寂然如山、如海。沉静舒缓的线条如“小桥流水人家”一样自然冲和;这种冲和背后的文心,如舟楫划过静湖,粼粼律动、怡然自得,给人于无边遐思!“书以魏晋为宗,习书必须回到源头,这样才能得其真髓。中国书法的精髓,在我看来,就是它的正大气象。我个人所追求的,正是这种正大气象与庙堂之气!”王熙权如此阐述自己的书法观点。河有源而绵绵不绝,书有源方行之辽远。而书法的庙堂之气,在中国这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度,它所凝聚和倡导的,就是一种高瞻、深邃、辽远、责任与担当!在这条广阔的道路上,相信王熙权先生定能更上层楼!

一件好的书法作品,能予人凭海临风、明月入怀之感。欣赏其书法,亦如读书家之心境,虽尺幅之间,却见心底大千。与王熙权先生交流,可以感受其为人为艺之虔诚执着,才情与学养,在其谈吐与作品中悠然溢出。

商海熙攘,惟权惟利,然先生于驼铃倥偬、舟车劳顿之间,毫毡不离左右,夜案秉灯,研习不辍。他说:“我的办公室同时也是我的书法工作室,我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工作之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书桌前临帖练字。出差在外,毛笔毡子都随身带着,酒店住下就拿出来写字……”如今流行的“土豪、高富帅、多金男”这些词汇,都和王熙权先生扯得上关系,但他似乎没有鏖战于麻将桌前的浓厚兴趣,却隐身于古翰书海之中流连忘返,在如今这个似乎更注目“十里洋场旖旎、香车美女绝尘”的时代,也算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我并不太关注王熙权先生“是商人华丽转身为艺术家,还是艺术家华丽转身为商人”。严格来说,这是些伪命题。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只要存有一颗真心,就能于人生和文化的无尽藏中掘得伏藏,赢得自己丰满的人生!熙权先生正是这样一位赤子真心之人,故遨游于商海书海,恰互有补益、皆收获颇丰!

诗曰:“商海遨游一达人,古翰探源韵味真。正大气象散淡笔,庙堂高瞻意存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