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专栏 > 特聘艺术家 > 正文

笔下清音闲适意 纸上春芳散淡间 ——访省政协特聘书法家孔维俊先生

发布时间: 2018-12-26 11:19:41   来源: 原创  

  人物档案:孔维俊,1958年生于河南杞县,1978年入伍,上校军衔。以中原墨人、墨行伍自居,其书法、摄影作品获得多次全国全军大奖。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云南省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兼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云南省书画研究院研究员,云南省政协特聘书法家,中国摄影家协会、云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其书法作品在军内外享有声誉并被中国军事博物馆等多家机构收藏,作品曾被欧美、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及中国港澳台友人收藏。

  在2015年新春的这个时间窗口,当我于都市之心某小区推开孔维俊先生家小院的栅栏门时,鸡鸣咕咕,而孔维俊先生,正从鸡舍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一枚鸡蛋……颇有采菊东篱、悠然南山之意,恍惚之间,时光竟似乎流转如昨。这确系一刹那的时光眩晕,但不无巧合的是,孔维俊先生近来的书风,以闲适散淡为格、为美,这种呼应与个中心曲,引人深思……

  孔维俊先生的故乡,是坐落在中原腹地、黄河之滨的古都——开封杞县,自古文化灿烂、民风淳朴。几千年的黄河文明,为杞县哺育了一批批文人雅士、饱学鸿儒。无数的殿堂古刹,都留下了他们不朽的千古遗墨,致使后辈子孙遗风好古,工书学画者比比皆是。孔维俊先生从小耳濡目染在古文化的氛围中,对书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与文房四宝结下了不解之缘。

  但先生幼年,正值国家自然灾害频发之际,家境贫寒,不要说买笔墨纸砚学书,连凑学费也颇费周章。但先生未改学书之志,没有毛笔,就用麻自己捻丝攥为毛笔;没有墨汁,就刮锅烟之灰和水调就。尔后,在青石板上练摹,一写就是半天。没有字帖,就在放羊之际到故园、古庙、墓碑前用木棍在沙地上临摹;街上的标语、宣传栏也是先生流连忘返之地,只为学龙飞凤舞的毛笔字。没有纸张,先生捡一报纸而欣喜若狂,并倍加珍惜,先用淡墨写,再用浓墨写,正面写了反面写,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虽蹒跚学步,但终究打下扎实基础,磨练出钢铁意志。1978年,孔维俊入伍云南边防,因能写会画,为机关所用,特长得到充分发挥。1979年自卫反击作战中,他火线入党,并荣立三等功,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被战友们誉为“手中钢枪在握,桌上翰墨香浓”的战地书法家,作品充满了一个军旅书法家的“铁骨柔情”。

  先生习书,勤奋刻苦,每于夜深人静之际遍临名家碑帖拓简,勇猛精进;深知法外之功,每于工作间隙及节假日如饥似渴饱读诗书,阅读大量文学艺术名著,精心临摹一大批名家碑帖,从中汲取了丰富的艺术养分,逐渐领悟了书法的真谛。1984年,孔维俊被选送解放军艺术学院进修,后又考入书法艺专,成绩突出被吸收入书法研究班深造。书法技艺突飞猛进,遂在古人书体的基础上形成了书势开张,用笔沉雄,结体遒劲,富有现代气息,熔书画为一体,章法谨严的个人书风。特别是行草、隶书,得到同行前辈的肯定。一位篆刻家在给孔维俊治印落款时,这样称道:“维俊孔氏春秋仲尼七十八代之后裔,河南籍,行伍至边关,精书法擅隶草,别具风格,飘洒自如,有似春夏秋雨,时轻时重,重则山崩地裂,轻则飘若飞丝、一泻千里,看似无声是有声”。

  十年寒窗磨一剑,先生的刻苦和精进,使先生在不惑之年即满头银发,他曾撰有诗、联以记其事:“笔书宣纸千万张,落得少年两鬓霜,只要墨中多写意,那怕白发三千丈”、“艺术之路风风雨雨春秋冬夏,翰墨生涯日日夜夜酸甜苦辣”、“白发叙岁月,银毫写诗篇。不问半江月属谁家物,莫看哪块云是我的天。作文人,学前贤,舞文弄墨耕耘三尺宣”……回首光辉岁月,无论是烽火连天的疆场,还是斗室笔墨纸砚的长城,先生都无愧于培育他的军旅,无愧于祖国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书法艺术。

  近年,先生以“墨香园”名其居,以艺无止境、勇攀高峰之志,变早年雄强书风而趋于简淡、老辣。昼读书、夜纵笔,朝看晨曦夜观月,品读大千入心怀。以焦墨润笔于枯湿浓淡之间,书就月下芳华、笔下清音……

  在采访即将结束时,谦虚的先生反复强调,自己还有很多不足,仍需不断努力,字外功夫、法外求法。先生曾言:“我习书不甚解,功夫在做人。书法之妙道,神采为上,勇于追求,字中有我,习书学文,更须有颗赤诚心。”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至味归于至淡,展读先生散淡之书,纸上春芳竟在这个鸡鸣啾啾的早晨,沁人心脾地在空气中荡漾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