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专栏 > 特聘艺术家 > 正文

临习古人 弘扬正气 ——访省政协特聘艺术家朱兴贤先生

发布时间: 2019-01-22 16:13:04   来源: 原创  

  人物档案:朱兴贤,1957年生于昆明。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协维权鉴定委员会委员、云南省书法家协会秘书长、云南省政协特聘艺术家、云南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作品入选等。出版《云南当代书法名家——朱兴贤卷》。

  在多种书展活动中,经常看得到朱兴贤先生的精彩作品。感觉他的“爨体”书法非常古拙、劲利,下笔直如斧凿刀劈,若有万钧之力破空而来,结字果断苍劲,顶天立地,如古松、磐石经营之佳构,神采奕奕如南爨君子,魏晋风神、南朝风流横溢尺幅,逼人眼目……在红河采风活动中,记者有幸见到了朱兴贤先生。“书法是与古人对话的一个过程,要敬重古人、学习古人、传承古人……”随着他的讲述,我们由此进入了他的书法世界……

  朱兴贤自幼喜爱书法,小学时没有书法老师,看到哪位老师写得好就跟着学,时间久了,再加上自己的琢磨,自然比一般人写得好点。后来下乡当知青,就开始出板报,做宣传,并当了3年代课老师。“那时候练习的时间较多,下乡回来后就自己看书、自学。后来还认识了几位老者,我就跟着他们学习楷书。”一直到朱兴贤返城,拜识恩师郭伟先生后,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书法学习。

  “跟着郭老师学习以后发现每种书体都很好,基底广博,才能有更好的发展。古人留下的好东西太多了,什么都想学点。”当时朱兴贤在粮食局工作,但兼了省书协副秘书长,参与了很多书法活动。“学习书法要吸收古人精华的东西,多思考、多吸收,没有古人的底蕴谈不上发展。”朱兴贤介绍说,至今省书协已经办了三次临书展,办临书展的目的就是要临习古人、学习传统经典的东西,古代大家一生临帖不辍,方向对了、目标正确才会取得成绩。

  作为云南人,朱兴贤对于“二爨”情有独钟。《爨宝子碑》和《爨龙颜碑》统称“二爨”,它们作为中国书法史上的南碑瑰宝,书家对它多有推崇。《爨宝子碑》为东晋安帝乙已年(公元405年)刻,碑文记述爨宝子生平,是东晋碑版书法中一颗灿若星辰的明珠。康有为评其:“端朴若古佛之容”,“朴厚古茂,奇姿百出”。《爨龙颜碑》因比《爨宝子碑》高大,俗称大爨碑。立于爨氏统治鼎盛时期,淹没于爨氏统治结束后的千余年。范寿铭在《爨龙颜碑跋》说,“魏晋以来,此两碑为书家之祖”。而康有为对此碑更是推崇备至,不但说此碑与灵庙碑同体,浑金璞玉,皆师元常实承中朗之正统,还在他的《碑品》中将《爨龙颜碑》列为“神品第一”,赞其“下画如昆刀刻玉,但见浑美;布势如精工画人,各有意弃,当为隶楷极。”说到“爨文化”,朱兴贤神采奕奕。“爨文化受中原文化影响很大,博大精深,备受外界推崇。上世纪90年代初,郭伟先生和我们接待日本书法家来访时,日本人看到‘二爨’后还曾经跪在碑前。此外广东的很多书法家受此影响,如今广东的街上很多指示牌用的都是爨体。”

  在朱兴贤看来,“二爨”字体古朴、端庄、大气,还有孩童般的天真,无拘无束,章法和其他碑帖不一样。对自己钟情的“二爨”,朱兴贤总有说不完的感悟和喜爱。“古人留下的都是大浪淘沙后的作品,能留下的每一篇都是经典。关于碑帖,我们的认识始终太少,要学习的知识还很多。”

  朱兴贤到省书协工作后,他一直全身心投入到发扬书法的事业中。他说:“书法既要有艺术,又要有启发。要弘扬传统中的精华、健康、催人奋进正能量的内容。”在宣传和廉政文化建设中,书法艺术作为载体,可以提炼梅兰竹菊的精神内涵,写胸怀、写情怀,表现它们的高尚气节,为国家、为人民服务。朱兴贤说,学书法要从娃娃抓起,中国文字很美,娃娃从抄写古文如《弟子规》开始,写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重在立志、爱国、激励上进!

  说到省书协的工作,朱兴贤表示:“协会团结和谐,遇到事情或活动,大家都发挥自己的特长,积极响应,我们会坚持下去,努力为全省的会员服务,要把协会办成‘会员之家’,服务人民、服务社会,充分利用中国传统的书法艺术这一文化载体,弘扬社会正能量,为构建和谐社会发挥出这一传统艺术瑰宝应有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