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沿革 > 文史资料 > 正文

纪晓岚善辩

发布时间: 2012-12-10 10:54:00   来源: 云南政协报  

        清代文人纪晓岚能言善辩,在神州大地可谓家喻户晓。然而伴君如伴虎,在乾隆帝身边,即使聪慧如纪晓岚者,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稍不注意就会把小命玩掉。
        有一年夏天,北京城酷热难当,清代既没有空调,也没有电扇,唯一可以祛暑的只有千百年流传下来的蒲扇。庶民百姓自然不受酷热约束,大家可以穿点清凉装,实在不行袒胸露背也可。
        可是纪晓岚就不行了,他们是朝廷官员,肯定有着装要求,不然成何体统。更要命的是,纪晓岚这人生来怕热,如此更加苦不堪言。纪晓岚在军机处值班室,要求必须穿长袍,冠带整齐,因为乾隆帝随时可能过来探视,也算抽查这些重臣的上班情况,看他们的工作是否在状态。抽查当然是随机进行的,皇帝是想来就来,谁也不敢保证皇帝今天不来。
        有一天酷热难耐,只有纪晓岚和一朱姓大臣值班。乾隆帝迟迟不来,纪晓岚以为皇帝今天不来检查了,就开始脱掉长袍,蹲在炕上,敞开衣襟不断地扇风,享受着难得的清凉。正在此时,朱同僚忽然转过来对着他低声说道:“圣上驾到,赶紧接驾。”纪晓岚如闻晴天霹雳,惊慌失措,来不及穿袍接驾,一跃而下,躲在炕后面藏起来。看过清宫剧的人都知道,皇帝不叫臣子平身免礼,臣子只能跪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出。谁知道,这天可能是乾隆故意捉弄他们,也不吭声,径直坐到炕上。纪晓岚见房间里很久没有响动,以为乾隆已经离去,就伸出头来张望。然而纪晓岚是个近视眼,眼镜休息时放在公案上,因而看不真切。他只是模模糊糊地发现炕上坐着一个人,面朝外而背向内,以为是朱同僚,就问道:“老头子去几时矣?尔奚不关切一言,免得余蜷伏在炕下。”乾隆帝一听非常生气,大发雷霆:“派尔在此办公,谁叫尔蜷伏炕下?”纪晓岚听得是乾隆口音,吓得屁滚尿流,只得匍匐在地上叩头请罪。
        这件事其实可大可小,小则作为君臣间的玩笑,大则可以上纲上线,砍掉纪晓岚的人头。试想一下:罪责一,值班期间不穿朝服,有损朝廷威仪。罪责二,见皇上不请安却躲在炕后。罪责三,称呼乾隆为“老头子”,这简直是大不敬。这三条罪责加起来,足以让纪晓岚又到新疆充军。果然,乾隆生气地说:“擅敢称朕老头子,该当何罪?”纪晓岚不愧大才子,一边叩头一边辩解说:“此是臣尊敬圣上之意。‘老’犹言天下之大老,‘头’即元首之意,‘子’即子元元之意。大儒尊称皆曰‘子’,比如孔子、孟子、曾子是也。”
        纪晓岚这么一拆字,这“老头子”一词反而因祸得福,成了赞美之誉。何况他还把乾隆与圣人孔孟相比,乾隆也是人,也喜欢听点奉承话,自然气就消了一半。然而乾隆还不肯善罢甘休,他说:“尔自仗口才敏捷,还敢强辩饰非。今有一成句,‘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随口对来,恕尔无罪。”这句话是王羲之《兰亭集序》中的一句,乾隆不过随口拈来,作为上联,就让纪晓岚对对子。纪晓岚也是饱学之士,应声对曰:“若周之赤刀大训,天球河图”。这是《中庸·集注》上的句子,对仗极为工整。乾隆帝龙颜大悦,就宽恕了纪晓岚的无理,也成就了君臣间的一段佳话。 ( 彭忠富)

 

  (责编:魏海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