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沿革 > 文史资料 > 正文

绥江系彝族十月太阳历起源地

发布时间: 2012-12-10 10:52:30   来源: 云南政协报  
  昭通绥江新滩岩画出现太阳历的考古证据表明,彝族十月太阳历以虎月为岁首,以中华易学乾坤日月阴阳理念为基础,形成于十天干、十二地支定型以后,表明十月太阳历是在中华民族古老的博大精深的易学指导下发展起来的一种少数民族历法。昭通绥江系彝族十月太阳历的起源地,年代上早于属于仰韶文化濮阳西水坡和半坡遗址的相关文化遗存。
        《文明中国的彝族十月太阳历》于2004年出版之后,在现代中国天文史界引起轰动。有学者认为是“中国天文大发现”,接着便发生了中国天文学史上是否存在彝族十月太阳历的争论。正是在彝族历史上是否出现过十月太阳历的争论当中,绥江县相关人员于当年在位于新滩镇金沙江畔后坡村,海拔458米,东经104006′365′′,北纬28036′583′′,一坡度为450的青 坡大石板上,发现约5平方米的岩画。该处岩画均为阴刻。发现类似的图案共计3个分布区及5个零星地点。2004年,一些彝族学者认为其中有几个符号是彝族文字“奕姆索嘎”的读音,这是黑彝头人的姓名,其中的 “索嘎”是名,意为“财运旺盛”、“富裕”的意思。2010年,云南省考古所编,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云南考古》认为这些岩画上的图案是“象形文字”。去年以来,云南抚仙湖与世界文明研究会副会长、云南大学考古研究中心客座教授黄懿陆,以抚仙湖水下遗址出现人工使用金属器雕琢在石质构件上的日月为易图案为依据,比较文献“日月为易”的历史记录,参照了20世纪80年代数字易卦为符号卦易经基础的研究成果,以殷墟鸡卦与数字易卦同时出现同一卜甲的证据为依托,结合抚仙湖水下遗址、抚仙湖北岸学山遗址、文山大王岩画、临沧永德岩画、怒江福贡碧罗雪山岩画分别出现易经原始占卜方法和数字易卦的事实,仔细研究了绥江新滩三个区的岩画与彝族十月太阳历和彝族鸡卦和易学数卦的关系,确认绥江一区岩画为彝族十月太阳历起源的考古证据,二区、三区图案为十多个易经数卦的组合图案,三者关系紧密,不可分割。可以证明,昭通绥江岩画出现的数字易卦及其鸡卦占卜方法是远古云南抚仙湖水下遗址、岸上学山遗址、文山岩画易学起源和发展阶段的继续,同时也是太阳历系从太阴历发展而来,并在鸡卦、数字易卦的计算基础上起源的证明。它是中华民族天文学不可分割的主要部分,经与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相关考古文物进行交叉断代,从而得出彝族先民形成及其太阳历起源于公元前5000年前的结论。 〔蔡志欣〕